广州日记: 头

我是个标准的食肉类动物, 这也许是无法真正信奉佛道德的主要障碍之一。 中饭的时候, 同事点的茄子我点了韭黄蛋, 菜上了才意识到没有肉。 加了碟子叉烧,发现和我心目中的叉烧相去甚远,狂捞广东人不吃的汤渣, 为的那可是大块儿的肉。
也许上世是个土匪, 习惯了那种大碗筛酒大块吃肉的方式, 现在吃荤也喜欢能一口咬得满嘴留油才爽。 但天不如人愿, 菜端上来, 是半个巨大的鱼脸, 半个巨大的猪脸, 和一盆剁的得碎碎的野鸡。 很努力学习如何去吃, 但脑子里居然总是想起马发达的那些照片, 他如果知道我这么联想, 估计除了臭骂石头饿俗外, 还得吐上几盆子血。
———-
行李收拾完毕。 下午出发。 如果再见就是下个月了; 如果不再见, I LOVE YOU ALL。

1 comment to 广州日记: 头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