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变态的夜晚

请勿对号入座
A)
TA和朋友们在一起,在店里排队买咖啡。
TA说, 你就不能等一等把电话先打了再买咖啡阿。
TA觉得TA挺对的, 因为买咖啡的事情应该是可以等等的。
B)
TA说我真希望变成你口袋里的一堆钱, 让你随时意识到我存在
TA说我刷信用卡行么
TA的话够损的
C)
TA说, TA这辈子该有的都有了, 不该有的也有了, 死而无憾。
TA说TA希望能有机会在阳光下拉了TA的手大大方方地走上一次。
相比之下, TA的心理自私到了萎琐。
D)
TA说, 事情已经过去,也许没什么意义,却终於不敢再面对历史。
TA说, 事情已经过去, 能坦然面对历史, 也许没真的爱过TA。
E)
TA说, 打个电话吧, 我想听听你得声音
TA说, 太晚了, 我想睡觉了
F)
TA说, 回去狂写文章, 把积压了几周的稿件终於完成,放下了压力, 却睡不着了
TA说, 变态完毕, 回去倒头就酣声如雷,完全没心没肺。
今天滴酒未进, 口烟没喷。 很安静。
——————
早晨起来, 依然阴云密布。
在雅园要了一碗昨天想吃没吃得兰州牛肉面。 不绣钢的碗, 歪歪扭扭的一次性筷子。 最好吃得肯定是碗中的汤, 但必须用嘴凑在碗沿才能喝到。 有点心理障碍, 觉得那碗的消毒值得怀疑。 再想想, 碗里的泡着面吃得, 碗沿流过的汤自然也喝得, 端起来呲牙咧嘴就是一大口, 扇扇破衬衫的前襟, 爽透。
头发长长, 梳得油光光的夥计,穿了件半新不旧的西装,端了一摞蒸笼走过, 嘴里哼哼唧唧: 心肝宝贝我的帅哥哥。 边上一个黑黑瘦瘦的学生对东北腔的师傅说, 来锁个饼子,同时伸出四根指甲黑黑的手指。对座的那位衣冠楚楚的老师在桌子地下抖着二郎腿, 狠狠踢我一下,面不改色地继续吃他的灌汤包,我只好和他道歉我的腿挡了他的脚, 真不好意思。
拉面是要吸呼吸呼大用力吃出声来才舒服,如果用西式的刀叉来很斯文地卷着,一小团一小团放嘴里细细地嚼, 就没了那种吆吆喝喝的气势。 四十元一钵的石头牛肉, 剩下许多, 无可奈何地浪费了, 而四元一碗的面条里飘着的那几片可怜的牛肉却必须很认真地一丝丝捞出来顺进口中。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