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空虚的时刻

在办公室坐了一天, 中午带两个学生去吃饭, 没喝一口酒, 却海阔天空地冒充了一阵思想的导师,很SB的事情, 估计学生也会这么理解。 回到办公室, 打了几个电话,忽然感觉和在美国的时候一样,心里很空。 空空荡荡的办公室, 三面高高的墙, 一片玻璃窗,还有那巨大的佛字, 一寸寸在收紧,如牢狱的四壁压迫过来。
对墙壁狠狠打一拳,却感觉拳头穿墙而过,无处着力的感觉。 问自己, 我这是在干嘛呢,飞去地球的这边那边, 做些可有可无的事情, 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昨天晚上聊天的时候, 说道自己很难在一个地方连续停留2个月, 现在连两周都几乎无法忍受。 红舞鞋,就是让你在爽的时候,一跳到死。 行路人也许就是这样的命运。
唯因你天性爱走, 不愿停留, 就让你一走到死, 不得停留。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