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开戒了。。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引自飞机上看到的一部没头没尾的电影
5点45分, 起床。 把昨天半夜收拾好的行李扔进车的后箱。 时间还早, 在家里前后走了一圈, 很莫明其妙的感觉。 来回太平洋两岸太多次了, 从开始悸动的心情到现在的感觉尘埃落尽, 生活多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走在飞往旧金山的航班通道上, 那太熟悉的一切,竟然有了上班下班的感觉。 而上班下班, 在现在的我,是一件令我厌恶的事情。 由不得问自己, 这一切, 昨天, 今天, 都是在干什么呢。 曾经的我, 以无论走去什么地方都只有一件随身行李而自豪,而现在除了托运的箱子外,更有了肩膀上沉重的相机包。这似乎不是我阿,为什么要去装扮成一个生活中的本不存在, 去给自己戴上一个假面具? 还是这确实就是我, 只是在不同的场合需要不同的释放。
登机, 打开BOSS耳机,听到的是费玉清的何日君再来。 中国文化从丹佛开始,提醒自己,性格转换又一次开始。 在路上走, 时时忘记自己是谁。
————-
忘记过去的时间
飞机起飞后, 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手表调整到终点的时间。来来往往地飞,习惯了把手表这么拨来拨去。 过去有一个双时间的表,可以同时看两个地方的时间,也没有拨表的麻烦。 但现在用的这块类似钟大小的表只有一个时间,却没有觉得什么不便,更发现这样能让自己很快忘记起点而进入终点的生活节奏。今天的飞机机长挺罗嗦, 反复说了几次本次航班飞行时间为14小时37分钟。忽然发现单时的手表调整到终点时间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 那就是在看表的时候,不由自主地问自己, 还需要飞行多久, 而不是已经飞行了多久。
这看似没什么区别,实质也没什么区别的问题,在自己的心理上还是有很大份量的。 电视里一直在放NG的探险, 从深入火山口到攀登极地的险峰, 探险者们所追求的, 从某种角度都是虚无飘渺的自我满足。 当登山者在百里荒芜人烟的北极圈里,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终於登顶的时候, 他用手指按着最高点的岩石尖说, 就这么一个平方厘米, 所有这些努力, 就是为了把自己的手指放在这里。 而把手指放在这里, 需要的是专注眼前,专注还没有攀登的路径, 而不是已经踏在脚下的那些路径。很简单的道理,这点点心理的区别,会是让他们集中精力去完成目标的基本保证。
现在是北京时间早晨8点, 还有11个小时的飞行。。。
————
转换成功
极其顺利地从香港机场回到学校。 一路电话。饥肠辘辘, 电话38, 他来学校接我去修车厂看他特NB的车改装完毕。 马达和老问号也在。 隔壁的小餐馆有买东北水饺的, 很爽地吃了一肚子, 就了一瓶啤酒, 和。。。烟。 见到老朋友们, 真开心。
广州的天气非常舒服, 穿了我的破裤子和领口烂成一道道的衬衫, 甩了手在街上走, 感觉极其爽, 一路的疲劳一扫而光。
明天该开始干活了, 牛鬼蛇神的日子从新开始。 咳咳。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