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没有再见的告别

严格说, 还没有开始。
把换洗衣服和三角架塞进蓝色的双肩滑轮两用包, 把笔记本塞进蓝色的背包,把相机和充电器塞进黑色的相机包。 同样的行装, 同样的行头, 同样的行程。 再七个小时, 就又踏上行程。丹佛,旧金山, 香港, 广州。 汽车, 飞机, 巴士, 的士。 再过30个小时, 就又会躺在19号楼那半宽不窄的窗上, 看了天花板的日光灯发呆了。
感觉有些压力,好多事情在等着。。。。。。
——————————
戒烟坚持到了现在, 也不容易了。 朋友说, 如果你回中国还能继续戒烟戒酒我就服了你。 我想, 我不需要任何人服, 所以, 我准备开戒了。
无论如何, 戒烟戒酒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来往地球的两侧的,是一个性格分裂的人, 既然性格分裂, 自然可以一个抽烟喝酒一个道貌岸然, 看不全他的全部, 是你的问题。 HIA HIA。
——————————–
晚上遇到女朋友,问她小红鱼怎么样了。 她说:“某一次,发现大鱼还在游泳,小鱼就只剩下了尾巴。。。” 我知道人是会残害自己种类的动物, 不知道什么时候鱼也学会了这种生活方式。人固有一死, 鱼也不例外。安息在鱼缸同类腹中的小红鱼, 还有个无聊的中年人写几个字纪念他一下, 终於不算太寂寞了。 可死了, 终於就是死了。 没有再见,也只好告别:别了, 小红鱼。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