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日记: 我是一个上海人

朋友两口子, 丈夫湖南人, 妻子是个号称东北人的广东人,天南海北,最后到了上海。 今天和我说, 太爱上海了, 以后我儿子就是上海人。
我嘴咧到耳朵根上。 这是很多年,第一次听人这么赞扬我的故乡。
从祖籍的角度看, 我和上海该是没任何关系的。 父母一极南, 一至北,很朋友一样,鬼使神差地安家在了上海。 我生在上海, 长在上海,一直到我离开。 小学中学是不说上海话的, 因为在大学校园环境里, 语言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来自四面八方的教师员工把祖国所有的语言都融会贯通,成了独树一帜的师大一村话。 那种乡音,即使万里之外依然能准确辨认。
到了大学, 离开了师大, 到了比较本土的一个学校, 忽然周围就多了许多说正宗上海话的同学。 应该说, 那时候的上海还是很排外的, 连我这样上海土生土长的人, 因为不会说上海话,经常会被同学嘲笑,以至会用我发错的“我”音作为我的绰号。
大学毕业,去了一所很NB的医院成了个技术员。同事都很友好,而二医毕业的同室哥们更没有排外。 我们一起吃一起喝一起去51中准备托福,然后我就走了,带了一口洋经帮的上海话。十多年后回到上海, 忽然发现我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了, 尽管此时我已经不再能辨认上海的街道。
少小离家, 老大未归, 乡音依旧, 鬓毛已衰。现在不停地在太平洋两岸穿梭,回上海家中的机会越来越多, 在家里安静坐坐,感觉很棒。我想, 我的骨子里,应该是一个地道的上海人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