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日记:把话唠进行到底


今天开媳妇的SUV去上班, 需要完成一系列的常规任务。 汽油狂涨价, 但花钱是为了挣钱。 加汽油, 发现她车的雨括不怎么好用, 括出一道道的引子, 於是停了一下汽车配件店, 买了前后的雨括器换上。 换雨括的时候, 搞得满手是油泥, 於是到家后拉出水管, 把车上下都洗刷了一通。 打蜡的时候, 才想起来看看天, 天阴阴冷冷的, 别要下雪巴。。 那就全白干了。
洗着车, 忽然想起昨天和朋友聊天说起的一本孩子看的小书, 叫 IF YOU GIVE A MOUSE A COOKIE (如果你给老鼠一块饼干)。 说得是如果一个小老鼠的故事。 小朋友给了一只可爱的小老鼠一块饼干 ,老鼠就还要来杯子牛奶, 然后要照镜子把脸洗干净, 然后发现胡子太长了需要修剪一下, 然后要个扫帚打扫卫生, 然后越干越起劲把整个屋子都打扫了, 然后累了想吃口冰淇淋, 然后开冰箱, 然后看到冰箱里有一块儿饼干。。。。。过日子, 这种类推和循环实在是太常见了, 以至这样的孩子书每个大人看了也会微笑。
—————-
妈妈前几天把手切伤了, 於是掌刀的活儿又落到我的肩上。 我发现我还是挺有干家务的天赋的 (海鸭海鸭)。 比如切冻肉,斩板下面就该铺条毛巾, 就会很稳。 冻得冷冷的手指感觉比较麻木, 用刀要特别当心。 尤其是冻肉, 滑溜溜的, 刀口一定要外翻些, 万一滑了, 也不会内滚切到手。 当然, 手指头尖是应该内收的, 用指节顶住刀面, 刀锋不超过指节的高度, 就无论如何不会切手了。
母亲做了一辈子知识分子,家里总有老人在身边照顾, 门进门出的还有长工小时工的阿姨照应。还真的是很过了些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不想年纪大了, 儿子违背了父母在不远行的祖训飘扬过海。 老人也只好跟了背井离乡地来了美国。这儿好, 没人侍候,反到战战惊惊学了做家务。 不肖之子, 实在很过分。
不过母亲也很好为人师, 自己不会做, 儿子的手艺永远是不可信任的。 也许更加多的是心疼孩子不愿意我做太多家务, 就总和我抢。我的切菜刀永远是磨得飞快, 吹毛得过的那种, 而且平时自己用,都是一边切一边磨。 这次把母亲的手伤了, 我不许她再动刀, 她还依然要指挥我如何切横丝顺刀 (不知道是哪本害人的烹调书上看来的)。 等我切玩肉, 把刀和斩板顺手洗刷干净了。 母亲忽然说青菜还没切,可怜巴巴看了我说, 切青菜你总能让我做把, 保证不再切手。
青菜还要切阿。。。 我的厨子天才立刻显现出来。 素菜应该用手撕碎才对, 这样断口不均匀, 接触面积大, 容易入味。 卡巴卡把几下就把菜给掰成了小块。 母亲无可奈何地摇了脑袋上楼看电视去。 我么。。。 就坐这里话唠一会儿。。
海鸭海鸭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