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广州日记: 头

我是个标准的食肉类动物, 这也许是无法真正信奉佛道德的主要障碍之一。 中饭的时候, 同事点的茄子我点了韭黄蛋, 菜上了才意识到没有肉。 加了碟子叉烧,发现和我心目中的叉烧相去甚远,狂捞广东人不吃的汤渣, 为的那可是大块儿的肉。 也许上世是个土匪, 习惯了那种大碗筛酒大块吃肉的方式, 现在吃荤也喜欢能一口咬得满嘴留油才爽。 但天不如人愿, 菜端上来, 是半个巨大的鱼脸, 半个巨大的猪脸, 和一盆剁的得碎碎的野鸡。 很努力学习如何去吃, 但脑子里居然总是想起马发达的那些照片, 他如果知道我这么联想, 估计除了臭骂石头饿俗外, 还得吐上几盆子血。 ———- 行李收拾完毕。 下午出发。 如果再见就是下个月了; 如果不再见, I LOVE YOU ALL。

广州日记: 3852

继续阴天。 下午去了南方报业拿机票, 明天同行的肖老师和俺是同届毕业。 人都是主任了, 我还是个混混。 海印买了镜头和胶卷, 从飞行员的一个朋友的店里买的。 挺可爱的小老板说, 你还需要什么, 架子上有的我们能卖, 没有的我们也能搞到货。 出门, 老孙开车在外面等,直接去了白云山。 晚饭很好玩 A) 老孙带了两瓶一样一样的酒, 我们这里一瓶, 对面的许许他们一瓶, 开怀畅饮。 喝到快结束的时候, 大家忽然发现老孙今天怎么酒量惊人。仔细对比了瓶子, 才发现他们喝的是52, 我们喝的是38, HIA HIA B) 偷偷去买单, 一边往回走一边纳闷怎么这么便宜。 然后发现W们在刷卡。 靠, 我把隔壁桌的买了。 HIA HIA C) 喝自带酒, 要加收费。 按人头还是按杯子。 如果按小酒杯,我们就用茶杯喝, 如果不让用茶杯, 我们就对了嘴儿吹。。。。 HIAHIA D) 小许许的名字是许多钱, 小名儿许许多多钱。孩子很秀气,用小手拿了块儿苹果让我吃了, 第二块就死死攥着不撒手。 老想了往栏杆边爬。 我抱了他探头探脑看看下面有多高, 再让他爬, 他转身就跑回妈妈身边去了。 HIA HIA 新学的知识 (1) 最后一根烟必须是烟主抽, 那叫独头烟。 […]

广州日记: 变态的夜晚

请勿对号入座 A) TA和朋友们在一起,在店里排队买咖啡。 TA说, 你就不能等一等把电话先打了再买咖啡阿。 TA觉得TA挺对的, 因为买咖啡的事情应该是可以等等的。 B) TA说我真希望变成你口袋里的一堆钱, 让你随时意识到我存在 TA说我刷信用卡行么 TA的话够损的 C) TA说, TA这辈子该有的都有了, 不该有的也有了, 死而无憾。 TA说TA希望能有机会在阳光下拉了TA的手大大方方地走上一次。 相比之下, TA的心理自私到了萎琐。 D) TA说, 事情已经过去,也许没什么意义,却终於不敢再面对历史。 TA说, 事情已经过去, 能坦然面对历史, 也许没真的爱过TA。 E) TA说, 打个电话吧, 我想听听你得声音 TA说, 太晚了, 我想睡觉了 F) TA说, 回去狂写文章, 把积压了几周的稿件终於完成,放下了压力, 却睡不着了 TA说, 变态完毕, 回去倒头就酣声如雷,完全没心没肺。 今天滴酒未进, 口烟没喷。 很安静。 —————— 早晨起来, 依然阴云密布。 在雅园要了一碗昨天想吃没吃得兰州牛肉面。 不绣钢的碗, 歪歪扭扭的一次性筷子。 最好吃得肯定是碗中的汤, 但必须用嘴凑在碗沿才能喝到。 有点心理障碍, 觉得那碗的消毒值得怀疑。 […]

广州日记: 空虚的时刻

在办公室坐了一天, 中午带两个学生去吃饭, 没喝一口酒, 却海阔天空地冒充了一阵思想的导师,很SB的事情, 估计学生也会这么理解。 回到办公室, 打了几个电话,忽然感觉和在美国的时候一样,心里很空。 空空荡荡的办公室, 三面高高的墙, 一片玻璃窗,还有那巨大的佛字, 一寸寸在收紧,如牢狱的四壁压迫过来。 对墙壁狠狠打一拳,却感觉拳头穿墙而过,无处着力的感觉。 问自己, 我这是在干嘛呢,飞去地球的这边那边, 做些可有可无的事情, 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昨天晚上聊天的时候, 说道自己很难在一个地方连续停留2个月, 现在连两周都几乎无法忍受。 红舞鞋,就是让你在爽的时候,一跳到死。 行路人也许就是这样的命运。 唯因你天性爱走, 不愿停留, 就让你一走到死, 不得停留。

广州日记: 舒服

很美的睡了一觉, 然后让蚊子的嗡嗡声叫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 我对这个频率的声音机器敏感, 弹簧一样蹦起来, 开灯, 发现一只大蚊子四平八稳停在床头的白墙上。 事关我的血,就全无一点舍身饲虎的慈悲心,啪的一掌打去。 倒酶的家伙, 肚子里竟然一滴血都没有就成了个饿死鬼了。 起床, 看了会儿书。 天就亮了。 今天手表很争气,和手机上的时间一样一样。 下楼, 在小店买个面包, 然后看到对面的雅园餐厅的小笼包子, 进门, 又看到橱窗里的韭菜饼,一元一个。 买了一个。 边上一个学生买了碗兰州拉面, 几片牛肉, 一把葱, 看得我口水都要下来了。。。。 忍住了欲望。 咬着葱油饼晃悠着去办公室。

广州日记: 戒烟 II

干了一天活, 白天只吃了一个面包。 晚饭和牛鬼蛇神们在头啖汤吃得。 很变态地听她们说她们的悄悄话。没烟, 没酒, 一大碗很温暖的汤。 安安静静,很舒服的一个晚上。 几天没好好呼呼了, 有些犯困。 早早溜了。 各位, 明天见。。。

广州日记: I LOVE YOU ALL

睁开眼, 听到耳边的手机在滴滴的响, 需要充电了。 手机上显示的是昨天在尤文图斯收到的一个朋友的短信。 我热爱的两个朋友, 最终没能走到一起,让我遗憾到心痛,却又为他们的大度和宽容觉感动。 应该说, 昨晚是非常愉快,又见到我的牛鬼蛇神们,听他们的谈笑风生和或高昂或婉转的歌声。 三八憨憨的笑, 不显山露水的马达一杯又一杯地喝死着大家, 许许的保留曲目挪威森林让我百听不厌。 出来的时候,朋友W们不让我打摩的,开车送我回的学校。 走过小桥,站了一会儿, 夜色里的池塘,充耳一片蛙声。 再睁开眼的时候, 表上的显示是14点02分。 脑袋晕晕的, 似乎屋子在转,还从来没一校睡过中午时刻呢。 从床上蹦起来, 拉开窗帘, 外面已然是一天阴云。 走在校园里,到处是锻炼身体和朗诵英文的学生。这里的学生真勤快, 吃过午饭了还这么努力。 脑袋依然晕, 走去小店买了一个面包, 抬头看看店里的钟, 嗯&#@^$)*#@!! 8点20还不到!! 我的表大概和我一样, 晕菜了。 —————————————– 在办公室坐着, 忽然浑身感觉很不爽, 想吐。 有些发烧得感觉,现在不是趴下的时候, 还有那么多路在前面呢。。。 —————————————– 不爽。。。 估计是开戒的关系。。。照理说戒什么应该痛苦才是, 我怎么反过来了。 郁闷。

广州日记

早晨6点起床。 开始感觉外面的湿热, 空气里有一股微腐草叶的味道。 背了两个大包去办公室, 校园里一切依旧, 紫荆花已经学生们都在, 立刻开始讨论问题。 —————- 一篇今天就要到期的稿件, 现在放在了我的桌子上。。。 感觉自己是头不应该知道疲倦的牲口。。。。

广州日记: 开戒了。。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引自飞机上看到的一部没头没尾的电影 5点45分, 起床。 把昨天半夜收拾好的行李扔进车的后箱。 时间还早, 在家里前后走了一圈, 很莫明其妙的感觉。 来回太平洋两岸太多次了, 从开始悸动的心情到现在的感觉尘埃落尽, 生活多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走在飞往旧金山的航班通道上, 那太熟悉的一切,竟然有了上班下班的感觉。 而上班下班, 在现在的我,是一件令我厌恶的事情。 由不得问自己, 这一切, 昨天, 今天, 都是在干什么呢。 曾经的我, 以无论走去什么地方都只有一件随身行李而自豪,而现在除了托运的箱子外,更有了肩膀上沉重的相机包。这似乎不是我阿,为什么要去装扮成一个生活中的本不存在, 去给自己戴上一个假面具? 还是这确实就是我, 只是在不同的场合需要不同的释放。 登机, 打开BOSS耳机,听到的是费玉清的何日君再来。 中国文化从丹佛开始,提醒自己,性格转换又一次开始。 在路上走, 时时忘记自己是谁。 ————- 忘记过去的时间 飞机起飞后, 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手表调整到终点的时间。来来往往地飞,习惯了把手表这么拨来拨去。 过去有一个双时间的表,可以同时看两个地方的时间,也没有拨表的麻烦。 但现在用的这块类似钟大小的表只有一个时间,却没有觉得什么不便,更发现这样能让自己很快忘记起点而进入终点的生活节奏。今天的飞机机长挺罗嗦, 反复说了几次本次航班飞行时间为14小时37分钟。忽然发现单时的手表调整到终点时间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 那就是在看表的时候,不由自主地问自己, 还需要飞行多久, 而不是已经飞行了多久。 这看似没什么区别,实质也没什么区别的问题,在自己的心理上还是有很大份量的。 电视里一直在放NG的探险, 从深入火山口到攀登极地的险峰, 探险者们所追求的, 从某种角度都是虚无飘渺的自我满足。 当登山者在百里荒芜人烟的北极圈里,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终於登顶的时候, 他用手指按着最高点的岩石尖说, 就这么一个平方厘米, 所有这些努力, 就是为了把自己的手指放在这里。 而把手指放在这里, 需要的是专注眼前,专注还没有攀登的路径, 而不是已经踏在脚下的那些路径。很简单的道理,这点点心理的区别,会是让他们集中精力去完成目标的基本保证。 现在是北京时间早晨8点, […]

广州日记: 没有再见的告别

严格说, 还没有开始。 把换洗衣服和三角架塞进蓝色的双肩滑轮两用包, 把笔记本塞进蓝色的背包,把相机和充电器塞进黑色的相机包。 同样的行装, 同样的行头, 同样的行程。 再七个小时, 就又踏上行程。丹佛,旧金山, 香港, 广州。 汽车, 飞机, 巴士, 的士。 再过30个小时, 就又会躺在19号楼那半宽不窄的窗上, 看了天花板的日光灯发呆了。 感觉有些压力,好多事情在等着。。。。。。 —————————— 戒烟坚持到了现在, 也不容易了。 朋友说, 如果你回中国还能继续戒烟戒酒我就服了你。 我想, 我不需要任何人服, 所以, 我准备开戒了。 无论如何, 戒烟戒酒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来往地球的两侧的,是一个性格分裂的人, 既然性格分裂, 自然可以一个抽烟喝酒一个道貌岸然, 看不全他的全部, 是你的问题。 HIA HIA。 ——————————– 晚上遇到女朋友,问她小红鱼怎么样了。 她说:“某一次,发现大鱼还在游泳,小鱼就只剩下了尾巴。。。” 我知道人是会残害自己种类的动物, 不知道什么时候鱼也学会了这种生活方式。人固有一死, 鱼也不例外。安息在鱼缸同类腹中的小红鱼, 还有个无聊的中年人写几个字纪念他一下, 终於不算太寂寞了。 可死了, 终於就是死了。 没有再见,也只好告别:别了, 小红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