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日记

第一天, 到现在为止没太大问题。
其实, 我不该算戒烟,因为本来就没什么瘾。 大学的时候抽过一阵, 毕业了在医院也抽。 到美国,一停就是10多年,从来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直到回到祖国,烟雾缭绕中, 与其抽别人抽过的烟雾,不如自我了断了更容易些。 断断续续, 到一有情绪就成开始腾云驾雾,想了也有些惭愧。
都说是人活了何必委屈自己。 话是这么说,但终於知道这不是个很好的习惯。也找过无数理由为自己开脱,却没有一个能真正说服自己的。
既然烟盒空了, 那就戒戒看吧。 至少戒到买下一条烟的时候。。。。
——————————
外面的天阴阴的。 丹佛的冬天不太冷, 草地都很少完全枯黄。下雪的时候,可以铺天盖地,一片晶莹世界, 但几个小时太阳出来,连融合的过程都不经过, 就直接升华。 背阴地里也许会留下些积雪,干干净净地躲在屋檐下, 一点点消失。这过程也许需要几天,完成后却不留一丝痕迹。
——————————–
评论: 戒烟日记
在戒烟前我也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烟鬼. 当时在出差或者和朋友一起时候抽的多. 在家或者上班时间基本不抽.不过当时常年出差. 大概从94年开始,到2000年结束把.中间有3年时间比较BT. HIAHIAHIA…基本没什么烟瘾.所以戒起来没什么剧烈反应. 只是想抽的时候会头疼. 不知道是为什么. 有段时间上下班得躲着卖烟的店走.要命的是路上必经2个烟草专卖店. 不过这个过程不长. 后来我干脆进店去逛, 完了我就是不买. HIAHIAHIA…很快我看见烟就再没有抓一包过来的念头了. 2003年一次去北京出差,呆一天两夜得安排8个客户见面,连午晚餐和夜宵都捎带上. 任务结束后的晚上和一朋友去酒吧. 大雪刚过.地下摇滚乐队几里哇啦的,我也省了说话的劲儿了.只是头疼欲裂. 跟朋友蹭烟.猛抽半包,脑袋开始发蒙,头疼倒似乎好了一些. 那个晚上跟朋友蹭了2包.临走还捎带了1包. 后来……后来就又戒了.
Posted by whereami at February 24, 2004 09:23 PM
———————————-
哈哈, 这下有个新的理由了。 既然莫哈莫德不能出来OK, 那我只好到莫哈莫德家去OK了。问题是, 莫哈莫德家不宜抽烟。。 戒了戒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