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范大学

吃过晚饭,打开电脑, 小心翼翼地翻阅着最近病毒猖獗的电子邮件。 有从广州来的信。很开心, 是小Y的文章被接受了。 又熟了一个。。。。。
一下想起了广州湿热的气候, 办公室桌上的竹子, 墙上的字, 进进出出的学生们。
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很累, 但很愉快。或者老师在现在是个挺滑稽的职业, 不过我想我还是挺自豪的。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上教师的道路的。 父亲母亲都是教师,我在华东师范大学的附幼,附小, 附中长大。 每天看着父母在灯下备课。 高中毕业,决心不重复粉笔灰的道路,终於没有报考华东师大而走进了上海对角线的临一所大学。似乎那时华东师大的教师子弟报考本校的极少,以至校方大为不满。
时间终於弄人。 二十年后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 我回到大学工作。到合同签定,才发现鬼使神差地我走进的是另一所师范大学。不知道这是命运使然, 还是我的生命中终於留有师范大学的基因。 也许,师范大学的校园对我, 就和深刻记忆的童年一样, 有种无法挥去的牵连。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