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城南旧事: 儿时点滴

(我一岁又一个月时的照片, 父亲在照片背后写, 群1964年11月摄于师大287号门口) 首先要澄清的一个事实是。传说中, 我到四岁半才学会走路。 这两天看老照片, 发现几张拍摄于我一岁时候的照片, 照片里, 我分明很坚强地直立着, 挺着硕大的脑袋往前跌跌撞撞地走。 於是我去问爸爸妈妈, 我到底有没有4岁半才学会走路。 他们挠了半天头说, 好像没那么晚, 不记得了。 但你小时候肯定生了软骨病。 我说, 会不会是会走了以后又软骨病了, 不会了呢。 他们想不起来了。 但有一点是不争的, 就是一岁的时候, 我肯定会走路了, 一点不比别的孩子差。 然后我想到了比我大许多的姐姐, 她该记得我小时候的事情的。 她说, 我不记得你学会走路后又瘫痪过。 但到4岁, 你走路不稳, 脑袋大大的, 往前伸着, 很容易就摔跤。 於是这就佐证了父母的说法。 但姐姐又补充了一个故事, 让我得意不已。 姐姐说, 你小时候, 写字很早。 印象最深的事情是文革刚开始那两年, 66-67吧, 你走路不稳, 坐在门口的水泥地上(那时我们家的院子里有一小块邻居的科长搞来得水泥铺的地坪)。 你不知道哪里搞来个粉笔头, 在地上写了“文化大革命万岁”七个大字, 引得邻居的大人们惊叹不已。 於是知道了, 我曾经是个神童。 可惜文化大革命结束太早了, 要不我就冲我那么小就显露出的政治热情和文采,肯定有出息。 (父亲在这张照片的背后写到 1973年9月27日, 摄于群加入红小兵后3天) 红小兵是走上政治之路的第一步。 […]

YESTERYEAR ONCE MORE

———————————- 照片上是1969年,六岁的我。 翻阅老照片, 和爸爸妈妈聊天, 发现无法再继续。 明天去买录音机, 准备听听过去的故事。

摄影的功能

在家里找到一个我几年前从上海背回来的铁皮盒子, 一直没有打开看过的。 今天看了, 看得快疯了。 里面是从父亲母亲的童年到我和姐姐的孩提时代的照片, 用一个个泛黄的信封装着。 有7寸底片, 也有135照片贴印的照片。 一张张地翻看,一张张地感动。 今天我要去买个大相本, 把这些照片一点点装起来, 然后和爸爸妈妈坐着聊聊昨天的故事。 在这些简陋的相机拍的最朴实的照片面前, 我的摄影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我明白, 这是些沉淀了几十年回忆的照片, 我也会继续拍下去, 也许几十年之后, 小石头在我老去的时候看看我现在拍的这些照片, 也会有点滴的感受。 足矣。。

孩子的心

昨天去FORT COLIN工作, 到下午4点多结束。 小石头就去了校后照顾孩子的地方。 回来的路上, 接到一个电话, 是学校打来的。 说小石头怎么怎么了。 路上信号不好, 没听明白, 直到接他回来才明白。 他在校园里玩的时候, 看到一辆和我开的一样一样的车, 以为是爸爸来接他了。 幸福地跑过去, 结果那车却一溜烟开走了。 他站在路边, 委屈地哭了。 让老师给我打电话, 说我怎么不要他了。 吃晚饭的时候, 说起这事情, 他眼睛一下又红了。 说, 你为什么笑话我。 抱了他说, 我一点没笑话你, 爸爸喜欢你这样在乎我。 如果你看到我来了走了什么都不当件事情, 那就该我哭了。 说了说了, 我真的眼圈有些酸酸的。 ——————- 桌前的TIGER TIGER已经是一岁多的大猫了, 在家里完全肆无忌惮, 几个沙发都让他练爪子, 抓得千丝万缕。 书房是一个充满了花草和小摆设的地方, 不敢让他随便进去。 他却总能偷偷地从门缝中溜进来, 然后一下钻到花盆后面作出一副无辜的面孔看着你。 而你一回头, 他就开始大嚼花草叶。 小摆设也是很让他好奇的东西, 总是想方设法地去吧它们推倒或拉下书架。 问题是。。 这些摆设大多是泥胎或瓷器。 家里面没有真的老鼠, 从宠物店买的假老鼠就成了他的最爱。 也许是天性, 所有的物件中, 那几只会悉索做响的假耗子能让他从不算太小的屋子里最远的角落悄然无声地出现,然后纵身扑上。而每次不小心让他钻进车库的时候, 唯一能把他骗回房间里的办法也是晃着那只假耗子。更好玩的是, […]

TEAR OF SUN

DVD. TEAR OF SUN 最后一句话 The only triumph for an evil is good men do nothing

城南旧事: 一元钱的故事

晚饭的时候, 母亲又说起件我小时候的故事。 六,七岁的时候, 开始懂得钱的用处了。 又有好奇心,开始在家里各个角落里到处翻。一次在大柜子爸爸的衣服口袋里发现了几张折叠得很整齐,崭新的一元人民币。小脑袋里当时的想法,现在依然记得很清楚。 拿一张, 爸爸不会知道的。 於是揣了这张人民币,摇摇晃晃过了中山北路, 去到对面的百货商店买了三个很精致的塑料玩具。 我从小狡猾,玩心也很重,有了好东西不拿出来玩是肯定熬不住的。 於是去妈妈那里说, 小朋友给了我三个玩具。 妈妈比我聪明多了, 看了我问, 谁给的。 我当时的撒谎水平才入门,根本没想还会有此一问, 於是开始支吾。 那是个物资贫乏的年代,邻居的条件大家都一清二楚, 没那家的孩子会有这样的闲钱买了玩具送人的。 我还算老实, 母亲再问一声, 我就招供了。 母亲没打我, 把我带到院子里, 把三个玩具并排放了, 问我知道错了么。 我说知道了。 母亲拿了一个榔头, 把玩具都砸成了碎片。 这事情, 我一直忘记不了。 再早些年的时候, 妈妈也会说这个故事, 每次听了心理都挺酸的。 很好的教育方法, 但对孩子的心灵打击确实也够大的。 还总是嘴硬,说我到了应该有零花钱的时候你不给我这不公平。 始终没告诉母亲的事,当时的小脑袋里,确实还有些邪恶的想法的。 前几年,大小石头从学校里回来说, 同学们都有零花钱了。於是和媳妇商量了, 每周也固定给孩子些零花钱。 可几个星期下来, 发现两个小石头放学经常做财迷状在数钱。 於是和孩子开会讨论, 说, 你们现在还不完全知道钱的意思,先把固定的零花钱停了, 但如果你们想要买什么东西, 和爸爸妈妈说, 该买的东西我们会给你们买。 孩子一点没犹豫,一口答应了。 两年过去了,又开始间断的给他们零用钱, 他们也学会了计划。 有时候会有大些采购计划,还会和我借信用卡从网上定货, 然后把现金还给我。。。终於没给我一个砸玩具的机会。

虎头蛇尾

终於把SPIE的文章写完了, 编辑完了, 发出去了。 这就是我, 总是喜欢做一件新的事情而不喜欢把开始的事情做完。 虎头蛇尾恶果自负。。 今天可真的是很努力工作的一天, 从早到晚, 忙到冒烟。 准备昨天的实验, 结束过去没写完的文章, 发FTP的照片, 听歌。。。。难得。 晚上没做饭,出去吃的。 完了去中国店买米, 50膀的国宝, 那老板嚷嚷。。 阿米狗, 去抗一口袋米过来, YELLOW得。

戒烟如你

几年前, 朋友转抄给我一段歌词。 在一个蓝色的文件夹子里, 用塑料保护罩着的一页页信纸, 用钢笔写下的字迹,不会随了计算机硬盘的损坏而消失。 今天是戒烟第二天了, 戒烟或许没那么难, 而戒去一段记忆呢。。。 戒烟如你 姜育恒 总是想戒掉烟吧,就像戒掉你,这样的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实行。多少个晚上,你靠在我的肩上笑得像个孩子似的,而我却不得不相信,总有一天你会离去。这样的心情在我这样的年纪,其实早应该无所谓伤不伤心。有过太多的曾经,有过太多的曾经,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能舍弃,可是面对你我竟然失去了这些勇气。 抽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爱你彷佛也找不到什么理由 或许你就像烟 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无法捉摸 总是在你的眼里,看到那个被遗忘的自己; 总以为只有你知道,很多事情我再也赌不起。 为什么不早遇见你?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为什么不早离开你?趁一切都还来得及。无所谓拥有,也无所谓失去。但是我多么想抓紧你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这条路少了你好难走,风里雨里我只惦记你。这才明白,戒烟容易,戒你太难…. 情,难舍难留难以诉说 梦,不醒不碎不能从头 你,似幻似真似烟弥漫我心中 缘,难分难解难以守候 错,不能不想不愿再错 你,今日今生今世藏在我心中 烟熄了,也许一切就可以云淡风清的过去 也许…. ————————— 有意思的是, 到今天为止 我从来没真正听过这首歌 戒烟如你 ————————— 。。。。。。。。。。。。。。。。。。。。。。。。。。 我有病啊 。。。。。 自己不想戒烟也就算了,却又害人害自己!!

戒烟日记

27个小时了。。 去北面六十英里的科州州立大学准备一个实验。路上时间有点紧张,上了高速公里就没下过85英里的速度。不喜欢迟到约会,也不喜欢约见的人迟到。滑稽的是我自己却总因为无法控制的原因而迟到。 稀里糊涂的一天,连续三次走错路。两次是在科州州立大学,不熟悉道路,也还算有点点理由。最后一次是在接孩子的路上,竟然错过了学校的门,大脑和小脑显然都不在正常工作了。 CSU合作的教授简直就是个超人,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大学校的系主任对学术有如此的投入,投入到自己卷了袖子装机器写程序,蹶了PG在桌子下面接电源。他带出来的学生也该很有些工作热情和认真吧。

戒烟日记

第一天, 到现在为止没太大问题。 其实, 我不该算戒烟,因为本来就没什么瘾。 大学的时候抽过一阵, 毕业了在医院也抽。 到美国,一停就是10多年,从来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直到回到祖国,烟雾缭绕中, 与其抽别人抽过的烟雾,不如自我了断了更容易些。 断断续续, 到一有情绪就成开始腾云驾雾,想了也有些惭愧。 都说是人活了何必委屈自己。 话是这么说,但终於知道这不是个很好的习惯。也找过无数理由为自己开脱,却没有一个能真正说服自己的。 既然烟盒空了, 那就戒戒看吧。 至少戒到买下一条烟的时候。。。。 —————————— 外面的天阴阴的。 丹佛的冬天不太冷, 草地都很少完全枯黄。下雪的时候,可以铺天盖地,一片晶莹世界, 但几个小时太阳出来,连融合的过程都不经过, 就直接升华。 背阴地里也许会留下些积雪,干干净净地躲在屋檐下, 一点点消失。这过程也许需要几天,完成后却不留一丝痕迹。 ——————————– 评论: 戒烟日记 在戒烟前我也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烟鬼. 当时在出差或者和朋友一起时候抽的多. 在家或者上班时间基本不抽.不过当时常年出差. 大概从94年开始,到2000年结束把.中间有3年时间比较BT. HIAHIAHIA…基本没什么烟瘾.所以戒起来没什么剧烈反应. 只是想抽的时候会头疼. 不知道是为什么. 有段时间上下班得躲着卖烟的店走.要命的是路上必经2个烟草专卖店. 不过这个过程不长. 后来我干脆进店去逛, 完了我就是不买. HIAHIAHIA…很快我看见烟就再没有抓一包过来的念头了. 2003年一次去北京出差,呆一天两夜得安排8个客户见面,连午晚餐和夜宵都捎带上. 任务结束后的晚上和一朋友去酒吧. 大雪刚过.地下摇滚乐队几里哇啦的,我也省了说话的劲儿了.只是头疼欲裂. 跟朋友蹭烟.猛抽半包,脑袋开始发蒙,头疼倒似乎好了一些. 那个晚上跟朋友蹭了2包.临走还捎带了1包. 后来……后来就又戒了. Posted by whereami at February 24, 2004 09:23 P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