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

早晨出去散步,看到邻居的屋顶上很幽默的装饰。一对朝天狂蹬的红裤红靴的腿儿,好像圣诞老人卡在了那家的烟囱里。 天有些冷,一件单衣挡不住寒气的渗透。
中午朋友B来了。这是第4次见到他了,他还是那忠厚的样子。一起去城里喝早茶,可人满为患。换地而战的路上,想起朋友N也在附近。打电话找了他一起来。N这家伙,滑雪太狠了, 一年就下黑道,把膝盖摔得稀里糊涂,走路一瘸一拐的。
饭后去了红石剧场。站在三面悬崖环绕的台上,发愣。 曾经每周都到这里来,躺在台阶上,让太阳晒走难以消遣的时光。现在台阶和太阳依旧,时间却无论如何不够用了。
送走BN二友,已是黄昏时光。下楼打了会儿乒乓球,对着暗房里一堆堆的底片又发了会而呆。晚饭后看了国家地理的电视。 其中一句话让我心疼:
“拍摄中的艰苦不让我觉得太痛苦,因为我喜欢干这行。 痛苦的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理由而无法继续拍摄。”
如果圣诞节我会祈祷,那我会说:“请别让我放下我的相机。”
————————————————————-
一夜未眠,早早就起来了。 昨天没有出现的时差,现在正式开始。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