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2003 年度总结

得到了很多, 失去了很多。 愿自己2004年能学会安静

BTBT

大脑狂兴奋,半夜2点起来改论文和审稿。 感觉好像在UTAH荒野中奔跑的FOREST。没目的,就是想跑。等哪天累了,就说 I am tired, I wanna go home. 就不再需要任何理由。

朋友的二锅头

朋友发了一张二锅头的特写。在日本留学的他买到了这瓶在那鸟过不下蛋的地方罕见的价值56RMB的东东, 雀跃不已。 想起这东东在学校的小买部才5个RMB一瓶子。 刚回祖国的时候, 第一次见到这么便宜的二锅头,兴奋得立刻买了一瓶。 结果1年过去了, 一口都没喝。 广州那么多的牛鬼蛇神,要喝酒一个电话就来一帮人, 那里用得到自己一人独饮哈。 有朋友真TM好。

家的颜色

给朋友看家里新漆的墙的颜色。 朋友说:“你家的颜色太象船上了;这样的颜色,太漂泊了。” 发呆。 如果用油漆的颜色就能把一个家变成一只船,乘了这船到处去漂泊,该有多好。。。。。

换地毯

家里的地毯在我住在这里的11年里从来没换过,而之前的房东用过几年我就不得而知了。今天工人来换地毯了。 把旧的撕下,重新铺衬底的海绵,然后把灰白色的新地毯铺上。新旧交接处,忽然发现早已习惯,一直觉得挺不错的旧地毯真的很旧很旧了。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新厌旧。 换了新地毯的屋子, 忽然亮堂了许多。 母亲走路开始很小心翼翼, 上下楼梯,让我感觉她走在柬埔寨的地雷区;换脱鞋的频率也显著增高。 赶紧对老娘说: “娘艾, 房子是让人住的, 花钱是为了活得舒坦些, 而不是让自己有所不爽。房子也好,地毯也好, 都是为住在里面的人服务的。如果换个地毯就得改变生活习惯,那咱们还不如不换捏。。”

修东西

学物理的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需要看说明书才能做的事情,就绝不看说明书。说明书是需要在可耻地失败了所有的尝试之后的最后一招。今天发现家里的吸尘器坏了。狂抽气,可前面的地毯毛刷死也不转。鉴于我是个擅长修理的大师傅,这下我有展现身手的机会了。 用万用电表量了一下,发现从主机到分离头没有电压。嗯, 肯定是里面什么地方断线了。 立刻开始把所有的工具都搬出来开始拆主机。主机的机壳居然没有一个螺丝,於是它的周边插满了我用力捅进去的螺丝刀,九牛二虎之力,终於把盖子打开。然后里面还有一个盖子, 然后下面又是一个盖子,然后把线头的盖子打开。。 然后。。。 发现我把万用电表放在了直流上量交流。 靠!, 怎么就没想到先听听毛刷马达转不转呢。这问题显然不在主机里面阿。。。 真TMD。反复三次,才把散落一地的零件装回主机之中,一开电源,怎么不动了? 靠, 刚才把电源从里面断开了。。。 重复刚才的过程打开吸尘头。果然, 就是马达到滚轮的皮带断了。边上是说明书,翻到故障判断–滚筒不转一节, 原因第一, 皮带断了。我我我, 我多NBA, 完全是自己判断出来的,虽然把整个机器都拆了一遍。好处是, 下次拆起来就快了。 去SEARS买皮带,3个USD。顺便买了中国造的螺丝刀一套(我只有10套螺丝刀, 肯定不够用),电动螺丝刀配件头一套(我拥有最多不超过100个这种各种形状无比性感的小金属玩意儿),老虎钳一套(永远不会有太多的老虎钳,每把钳子都有自己的性格)。心满意足回家。把皮带安好,顺便把所有的零件都拆下用WD40洗了一遍。安装完毕, 通电。一切正常, 工作得比新的还好艾。。。。我太NB了,NB到简直要崇拜我自己的地步。看看钟, 共耗时3小时左右。 体会: 修东西的乐趣不在於省钱, 而是在于一头灰土最后看到拆成零件的东西最后不但工作, 而去还会多出几个不知道安在什么地方的零件,而东东依然工作正常。那种成就感,靠, 你自己去动手做了才知道。。。。 当然。。。 还有买工具时的那种满足感。。。。

test

祝福你,朋友

再过几个小时, 朋友就要去医院生儿子了。 从年初开始她就开始和我念叨,要个儿子, 要个儿子。。我总是从本了私心的角度希望她怀的是个女儿,最终她赢了。本来从祖国回来的时候就该听到儿子的出生喜讯了, 可这小家伙懒,赖在妈妈肚子里不肯出来,害得朋友每天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不安。 收获的日子终於就要来了,朋友开始紧张,尽管她在出发的前一刻还在上泡网。 我告诉她, 别怕别怕, 你这就是斩板上的乌龟了, 伸脑袋是一刀;缩脑袋也是一刀,反正是要告别昨天,开始新生活了。给了她个小乌龟脑袋的照片,笑笑,宝子高兴了,也许就能让妈妈少吃点苦。 愿你一切顺利,我的朋友;也预祝儿子顺利成长,懂得爹娘已经开始了的对他的关怀。

很不喜欢这种状态

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学生们改论文。事实上, 学校的工作的大部分都成了修改论文。我非常不喜欢这种状态。 1) 这些工作我并不熟悉,改这些文章事倍功半。 2)这些工作的质量和我心目里的科研方法有相当的距离。到了半成品的地步,几乎无法在实验过程上给学生任何有意义的建议。这样的交流,我觉得很没意思。 3)大部分的时间花在这上面,自己的科研和对自己学生的责任势必大大减弱。 4)如果全盘去抓,肯定把自己累死,这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怎么办。。。。。 ————————— 下下午的时候去DAM看一个展览。一个亿万富翁的藏品,什么都有些,毕加索, 凡高,莫奈,德佳,高更, 。。。。 有品味固然是件好事,有银子更好。 唉, 俺俗 怎么办。。。。。

变态

江湖里面骂架, 越骂越难听。不堪入耳。 想不通, 为什么正常生活里据说很正常的人,到了网上,一个个都变得那么SB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