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很多的门

door.jpg
也挺滑稽, 估计他一个都不会去走过。
最近江湖色里不停地进行着各种好像是意识形态的讨论,感觉怪怪。横向去想一下, 我也算在科研里混了N年的人了,也许是太注重实验室的实际动手了,每次遇到实验做得莫明其妙,却敢泛谈理论的学者,就会不知所措。不知道说什么,不如什么都不说。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