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离开了

2003-10-21
发现自己成了一个灾难的代名词。 北京的最后一天,朋友们纷纷倒霉 (希望我不是乌鸦嘴)。
刚哥把车碰了。三哥摔了个跟斗伤了胳膊。一个初次见面的朋友在短短的二十分钟里就被人偷走了钱包和比钱包更重要的东西。
晚上和马达和老驴喝完咖啡。老驴开车送我回三哥家,一路我竟然紧张出一身冷汗。
明天就该起飞了。向自己保证,会好好把这段日子的日志写一下。
就这样吧。 谢谢所有照顾过我的弟兄们。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